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小鱼儿论坛 > 露草 >

这首诗的首联和颔联写相遇

归档日期:05-0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露草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天秋月又满,城阙夜千重。还作江南会,翻疑梦里逢。风枝惊暗鹊,露草覆寒蛩。羁旅长堪醉,相留畏晓钟。

  天秋:谓天行秋肃之气;季节已值清秋。唐李白《秋思》诗:“天秋木叶下,月冷莎鸡悲。”?

  城阙(què):宫城前双方的楼观,泛指城池。《诗经·郑风·子衿》:“佻兮达兮,正在城阙兮。”孔颖达疏:“谓城上之别有高阙,非宫阙也。”千重:千层,层层迭迭,形色夜色浓郁。《后汉书·马融传》:“群师叠伍,伯校千重。”。

  ⑹风枝:风吹拂下的树枝。宋曾慥《高斋漫录》:“南唐有画,黄头目数十枚集于风枝上。”惊暗鹊:一作“鸣散鹊”。

  ⑺露草:沾露的草。唐李华《木兰赋》:“露草白兮山凄凄,鹤既唳兮猿复啼。”泣寒蛩(qióng):指秋虫正在草中啼叫坊镳堕泪。寒蛩:深秋的蟋蟀。唐韦应物《拟古诗》之六:“寒蛩悲洞房,好鸟无遗音。”?

  ⑻羁(jī)旅:指旅居异域的人。《周礼·地官·遗人》:“野鄙之委积,以待羁旅。”郑玄注:“羁旅,过行寄止者。”长:一作“常”。

  ⑼相留:挽留。晓钟:报晓的钟声。唐沈佺期《和中书侍郎杨再思春夜宿直》:“千庐宵驾合,五夜晓钟稀。”▲?

  这首诗的首联和颔联写睹面,并布置了相聚的年光、所在。首联布置了年光(秋夜)和所在(长安),一个“满”字,写出了秋月之状。颔联则极言相聚的出其不料,实属困难。诗人作客正在外,有时与乡里聚积,欢悦之中竟疑惑是正在梦中相遇。“还作”和“翻疑”四个字圆活逼真,再现了诗人的凄苦神志。这两句足够再现了诗人惊喜交集的豪情。

  颈联和尾联伤判袂。颈联描写秋月冷落的景致。这两句紧紧缠绕“秋”字写景,秋风吹得树枝飘摇,震撼了栖息的鸟鹊;秋季霜露很重,笼盖了深草中涕零的寒虫,随地都能感受到秋的寒意和肃杀,正在衬着氛围的同时也衬着出诗人旅居异乡生存的凄清,以及出身飘荡和官场重浮之痛;诗人借用曹操的《短歌行》中的诗句:“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,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?”寄义深远,写出自身与故友差异之苦,再现了诗人旅居中的悲哀之情。故友的异域羁旅生存都很凄苦,睹面不易,于是一道欢聚猛饮,永夜叙讲。尾联二句,诗人又以胆寒天亮就要分袂作结。这二句中的“长”和“畏”二字操纵得极为恰如其分,“长”字意谓宁肯长醉不肯醒来,惟有如许,智力忘记苦楚,再现了诗人的颠沛漂泊之苦;“畏”字意谓胆寒听到钟声,流显现诗人怕夜短天明,晨钟报晓,外达了诗人与伙伴依依惜另外神志,这通盘足够再现出诗人对乡里聚积的爱护和乡里深重的交谊。全诗讲话精粹,宗旨显着,对仗工致,景象纠合,意蕴凄美。

  作家简介:戴叔伦(732—789),唐代诗人,字小公(一作次公),润州金坛(今属江苏)人。年青时师事萧颖士。曾任新城令、东阳令、抚州刺史、容管经略使。暮年上外自请为羽士。其诗众再现隐逸生存和闲适情调,但《女种田行》、《屯田词》等篇也反应了公民生存的劳累。论诗观点“诗家之景,如蓝田日暖,良玉生烟,可望而不成置于眉睫之前”。其诗文体皆有所涉猎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f-tec.net/lucao/332.html